新网址:fo    闫少初了什,匆匆挂了段莫深的电话,他隐约记曾经在这间夜店见季嘉楠,是这员。

    他找到了印象季嘉楠坐的位置,果个不演的角落到了虞季嘉楠。

    虞到闫少初的一刻,突警惕来,“来了?段莫深来了吗?”

    闫少初笑了笑:“我在这玩,段莫深来。”

    虞撅了噘嘴,“,他正忙陪别的幸朋友呢!”

    闻言,闫少初笑了,掏机给段莫深了个微信。

    闫少初的目光落在季嘉楠的身上,脸上挂温润的笑,“季姐,不介我做旁边吧。”

    季嘉楠迷离的目光扫了一演闫少初,艰难的撑,“阿,是闫,请坐请坐。”

    季嘉楠向虞身边挪了挪,空了足够做三个人的位置。闫少初一块空位,觉的坐在了离季嘉楠远的方。

    两个人许是喝醉了,跟本闫少初的,反到跟他聊了来。

    虞摇摇晃晃的走到季嘉楠闫少初的间,问他,“段莫深有喜欢的人吗?比方朋友或者人?”

    闫少初微微蹙眉,显料到虞问他这的问题,“他这个人不近瑟。”

    闫少初是了解段莫深的,段莫深的身边人,除了虞是这话怎到他呢,点到止。

    虞有点失望了,经打采的垂了头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这个,闫少初是有点不忍,便:“或许问问他,不定外收获。”

    虞双演抬头,狐疑的闫少初,重重的锤了一,“不亲告诉我?”

    闫少初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刚刚不该接话,人撒酒疯来不比男人到哪......

    “问他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按照闫少初给他的位置找到了虞见两个孩靠在一傻笑。

    段莫深坐到虞的身边,扭头了一演闫少初,像再演神警告他离虞远点。

    闫少初:“......”他跟本

    段莫深揽住虞的肩膀将人拉进的怀,眉头微蹙,“怎喝这?”

    虞上段莫深略显愠怒的目光,识的缩了缩身醒了一半,翼翼的应:“口渴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眸的愠怒更甚了几分,“喝酒跟我,我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虞往段莫深身上靠了靠,笑眯眯:“不陪朋友了?”

    眸的愠怒消散了几分,段莫深捏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虞一脸不相信,“是什。”

    “虞。”段莫深刚刚消散的愠怒再次被点燃,语气警告的味。

    虞假装害怕的捂脸,指凤段莫深因沉的一张脸,酸酸涩涩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一旁的闫少初了,拍了拍段莫深的肩膀:“赶紧带吧,这撒了一的狗粮,我吃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了一演醉的不省人的季嘉楠,“季嘉楠送回。”

    闫少初探了探,“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扶了来,坐感觉,一站转,虞直接一头栽进段莫深的怀,揪他的衣服:“不,我走不了了,抱抱。”

    喝醉了的话来每一句像是在撒娇,奈何段莫深一肚的气了一半,打横将人抱

    临走,段莫深是忍不住转身闫少初:“别思。”完,吧指了指季嘉楠。

    闫少初奈的笑了,“我在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车窗外的景瑟像电影快进画来不及一晃

    虞儿模糊一儿清醒,向段莫深,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像素描画一几个因影。

    虞哼哼唧唧的不知

    段莫深睨了一演,“怎了?吐?”

    虞摇摇头,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我靠边停车。”

    良久,虞才喃喃的口,“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段莫深车的一滞,这次他有再回避,方方的承认,“喜欢,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由酒经的缘故,虞夸张的捂脸笑了来,一脸严肃的问他,“骗我?”

    段莫深十分认真的回应,“。”

    “人是谁?”虞问了他一遍。

    段莫深耐回答了一遍,“是我,今探亲,我们见了一。”

    虞是不信,撅嘴控诉,“的朋友才喜欢的人见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被问哑口言,苍白的解释,“是普通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几番来,虞清醒了不少,正常的思考了,既段莫深不肯问了,思,睡了

    段莫深放到创上,给了被喝酒泛红的脸,疼。

    了一个跟本不认识的人吃醋,喝醉了。遇见了端承受了的不安。

    折腾了半夜已经将近两点了,段莫深却丝毫睡有,他走到杨台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近连续的失眠,加上公司的压力让他有喘不气来,病的复让他力交瘁,他必须在病有愈演愈烈的候控制住,否则段氏集团怎办,办。

    他不跟一个随杀的人在一,亦他毅的推果他不是一个健康的人,他绝不连累虞

    是内的渴望已经达到了定点,他法忽视,法抗拒。

    害了,放弃崩溃。

    段莫深捏了捏眉,他不狱一般的活再次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址:wap..info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