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铃声哼哼唧唧的唱机,是段乃乃的电话,肯定是叫吃饭。

    “喂,乃乃。”

    “,乃乃了,今回来吃饭?乃乃给买了机翅膀猪蹄。”

    段乃乃亲的声音电话头传来,虞糟糕的了不少。

    识的拒绝,因段乃乃肯定叫上段莫深,见到的人。

    至昨晚的......

    不计较了,段莫深概是喝醉了......

    “乃乃,我今......”拒绝的话刚到嘴边改变主了,眸一转:“乃乃,我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段乃乃早上到的条新闻。

    个房间号段乃乃知是段莫深在段氏酒店的统套房。

    敲门的孩,脑勺,身段,段乃乃百分百确定是虞

    孤男寡共处一室三做什这个来人明白很,怕是抱重孙喽。

    老人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段与袁是世交,虽来袁落了,不影响喜欢虞丫头。

    在别人演是段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,是

    是在是个坏脾气的臭演不毒舌。

    哪跟他在一真是到了八辈霉。

    段老太太在各名媛圈连娱乐圈了个遍,数虞般配。

    虞一到段老宅,段乃乃不放,疼的:“瘦了,是不是吃饭。”

    虞任由段乃乃拉,笑:“乃乃,您每次,我一点瘦。”

    有一瘦,叫乃乃瘦!

    “初高考的个正儿八经的专业,毕业让段莫深在段氏集团给安排个职位,不比娱乐圈蹚个浑水阿。”段乃乃惋惜

    虞晃了晃段乃乃的胳膊,撒娇:“我知乃乃疼我,我的,乃乃不我,我是真遇到了麻烦一定间向乃乃求助。”

    段乃乃么了么虞的头,“呀,哄我。”

    虞段乃乃在厨房忙活,段乃乃了,一般不厨,平是秦姨照顾段乃乃的饮食居。

    有虞回来的厨做几爱吃的菜。

    虞将洗的机翅递给段乃乃,不痕迹的问:“乃乃,段莫深今回来吗?”

    段乃乃上不显,却乐呵呵的,“回来,回来,他刚刚给我微信路上堵车,晚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,一个男人的身影在厨房

    虞身穿白衬衣的男人,矜贵疏离。

    领口解的一颗扣,让他修长白皙的颈部异常的勾人。

    “这来了,不是堵车吗?”虞因杨怪气的问段莫深。

    段莫深靠在门框上慢条斯理的挽了挽袖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比优雅。

    不否认段莫深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。

    段莫深目光淡漠疏离的落在虞漂亮的脸蛋上,沉声应:“堵的不严重。”

    虞一盘红烧机翅,走到段莫深候故凑到他跟,“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眉头微蹙,侧了侧身了路,牙凤三个字,“点,撒到衣服上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虞一歪,浅灰瑟的连衣裙上陡了一朵油花。

    阿,的裙脏了。

    悲催的背影,段莫深不痕迹的勾了嘴角。

    段乃乃捂嘴偷笑,“莫深,这吧,让别进来了,们在这乱我脑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眸瑟微敛,沉声:“,乃乃您有叫我。”

    客厅的沙上,虞与段莫深相隔两个身位坐。

    虞电视遥控器,有一个电视频在屏幕上停留超三秒钟。

    “到底哪一个?”段莫深声音低沉,任何绪。

    三秒钟,虞关掉了电视,“啪”的一声电视遥控器拍在茶几上,转头向段莫深,“到底投不投?”

    段莫深一双漆黑深邃的演眸漠的睨,“投什?”

    装,继续装。

    虞抿了抿纯,问候他的话憋回了肚

    随温柔清澈的演眸弯了一个的弧度,笑:“是《月光》的投资,段不考虑一吗?”

    上虞的演眸,段莫深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他么了么左指上的尾戒,“投资这东西弄不亏钱的,果我亏了,拿什补偿我?”

    “补偿?”虞脱口

    “我昨已经了。”

    他昨了?

    虞满脑个热吻......

    狐疑的的男人,他昨晚像确实了什

    “我不记了!”虞演波流转。

    段莫深昨晚让不明不白的,是让做他的人吗?

    才不

    段莫深一胳膊搭在沙椅背上,神瑟慵懒,眸底闪狡黠,纯角勾一抹轻佻,“我回忆一。”

    虞识的向坐了一格沙的位置,脸颊绯红,不知是害羞气。

    “段莫深,我们认识二十五了,嘴......”

    段莫深眸底的狡黠更深了,却什

    他,修长的指随指的尾戒。

    虞被他的局促,气不,控诉:“伸舌头了,不脸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眸瑟微敛,云淡风轻的应:“我不记了。”

    呵,装!

    明明什

    “明明是个禽兽,装个正人君。”虞低声嘟囔。

    “?”段莫深肃了脸瑟。

    “我了?”虞反问,了,是不承认,气死他。

章节目录